向导你不能死QAQ

cp⬇️
暂时all铁(还没站稳
明唐
明了
少暗
all金
七九、冰秋
花怜
澄羡(微忘羡)、薛晓薛
韩叶
诺阿小迷弟
tr向导的贴心小棉袄
神座姐姐的发带

少林名字等勾搭到再说

主cp少暗

<a target="_blank" rel="nofollow"href="http://xiangdaonibunengsiqaq.lofter.com/post/1f3843e1_12597dca">next</a>

    这个故事不知从何说起。


  要说那时,武当和华山斗得你死我活的时候,十二连环坞出事之时,远在少林寺发生的一起小故事。


  讲的呢,那自然是少林派弟子和暗香弟子的故事。


  那年呀,不只是江湖,朝廷的局势野很是动荡,百姓民不聊生。


  就在那年,暗香迎来了一位。年仅10岁的小娃子。


  这小娃子生的俊俏,必定是向他母亲的。暗香的师姐们都很喜欢他。

       某一师姐问他:


  “小朋友你怎么一个人来我们这里呀,你的父母呢?”


  那小孩是讨人欢心。可那天,他说的那番话让在场的人无一不打了个寒颤。


  他说:


  “死了。”


  师姐有些迟疑,但还是问了:


  “怎么死的?”


  他年纪虽小,却连眉毛都不皱一下,便说出那番骇人的话:


  “被我亲手杀了。”


  便不再回答姐姐的问题,靠坐在暗香门柱上,将自己的脸,埋在手臂里。


  师姐们还是看着他可怜,便去请示关展眉。


  关展眉来到暗香的门柱前,望见的小孩孤苦伶仃的,身上还占有些早已凝固的血迹,便叹了口气,向小小的10岁男孩伸出了一只手。


  已是冬天,暗香冷得可怕,展眉的手也是一片通红。


  小小男孩眼里,眼前的不仅是一只温暖的大手,还是一个他从未想象过的,一个温暖的家。


  掌门说,他杀了自己的亲生父母,肯定有他自己的原因,没有人是会无缘无故去杀人的,但他不愿说那也便罢了。小小年纪便没了爹娘也怪可怜了,在暗香的,哪个不是…便烦请诸位弟子不要再逼迫这个可怜的小娃子了。


  这小孩在暗香安详地长大。转眼间,春风拂过江南的雪庐书屋,书屋旁某一茶馆屋檐的积雪都化开,沿着屋檐滴在某一少年的眉间,顺着他的眼眶,在脸颊上留下一道淡淡的水痕。若不是他的眼眶没红,还以为这少年哭了呢。


  春天复苏的第二个月,是曾先生说书的日子了。


  其实也不是说书,不过是听曾先生讲讲他的所见所闻。


  “哎,你们可知道什么是大义灭亲吗?”


  “我接下来说的这些事儿啊,连大义灭亲都说不上,甚至还不是为了大义。”


  “之前啊,咱江南的一个小渔村有一口人家。那家的夫妻恩恩爱爱,没过几年,便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小娃子。”


  “可坏就坏在,那家的小孩天生嗜血,一日不喝人血,便会狂性大发。小时候还好,只不过是哇哇大叫,可长大了,唉。”


  “曾先生,你快说呀,别倒了大家的胃口!”


  “这小孩长大了,居然如此无情,六亲不认,杀了自己的双亲,又怕被衙门的抓去!便逃离了这里,不知所终。”


  四下遍漫开了一片骂声六亲不认,猪狗不如的小畜生,小孽种…


  少年双目狰狞,右手按在腰间的佩刀上,蓄势待发。


  这时,比他先起一步的,是一个头戴斗笠看不清容貌的陌生人。


  “曾施主,您这样说,过于片面。人之初,性本善。一个十岁的小娃娃哪怕再恶,也不会在他最需要依靠的时候,夺走自己信任、依赖的双亲的性命。况且,我可从未听说过什么先天嗜血的疾病。”


  “江湖之大无奇不有!”


  “可最是难治的病中,也一定有抑制的方法,听说曾施主精通医术,为何,您没有去帮助他呢?”


  “这…那时…”


  “医以济世,术贵乎精。”


  没过多久,这位戴斗笠的陌生男子就被小二拎出了茶馆。


  少年也一同走出了茶馆。


  “……你叫什么名字?”


  只见戴斗笠的男子抬头,两人相视。


  少年这才发现,他是个瞎子。


  “XXXX。”


评论

热度(29)